• 時政新聞
  • 經濟法律
  • 管理財經
  • 社科歷史
  • 文學文摘
  • 健康生活
  • 文化藝術
  • 科技科普
  • 教育教學
  • 當前位置: 早教700網 > 科學文摘 > 健康生活 > 正文

    我國宗教法人制度建設探討

    時間:2019-10-18 10:18:50 來源:早教700網 本文已影響 早教700網手機站


      摘要:宗教法人制度是宗教工作法治化的“底層設計”。宗教法人制度建設應以保護信教公民的合法權益,強化宗教組織的自主管理能力,促進宗教事業的健康發展為宗旨。
      關鍵詞:宗教治理;法治化;宗教法人
      中圖分類號:D922.19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8-6269(2015)06-0048-04
      《憲法》第36條規定:我國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的權利。我國現有各類宗教團體5000多個,各類宗教活動場所13萬余處。宗教法人制度建設旨在以法律規范和監管宗教團體、宗教活動場所的設立、登記等行為。這“不僅是宗教組織參與民事活動、進入市民社會的前提條件,更是國家將宗教組織納入公私法制軌道的必由之路”[1],對保障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理順宗教組織的社會關系具有重要意義。
      一、宗教法人制度建設的實踐探索
      自1982年中共中央19號文件印發以來,國家一直在努力探索一套既能確保公民宗教信仰自由,又能維護宗教秩序、促進宗教與社會健康發展的宗教政策法規體系。1986年,《民法通則》確立法人制度,明確規定法人成立應具備的條件。1989年,國務院頒發《社會團體登記管理條例》,在我國行政機關、企事業單位和社會團體中推行法人制度。我國宗教法人制度建設隨即展開。1991年,《宗教社會團體登記管理實施辦法》印發,各宗教團體的法人登記工作相繼展開。1998年,新修訂的《社會團體登記管理條例》(以下簡稱“1998年《條例》”)強調“歸口登記—雙重負責—分級管理”原則。該原則是各地宗教部門管理宗教團體日常事務的重要依據。2004年,《宗教事務條例》(以下簡稱“2004年《條例》”)再次明確各宗教團體應依照1998年《條例》規定辦理登記,取得社會團體法人資格。各省市在貫徹2004年《條例》工作中相應加強了宗教團體的法人制度建設工作。這在一定程度上推動了宗教團體的法人化。不足之處在于相關法規并未明確取得法人資格的宗教團體所應有的權利。作為社會團體的業務主管單位,有關部門對社會團體的行政干預在所難免。這“不僅造成社會團體成立的障礙和行政化傾向……總體上不利于民間組織的發展。”[2]這也導致宗教團體及其成員被“納入行政強制的權力結構中”,形成了“上下等級關系”[3]。宗教團體雖在法律上獲得了民事主體資格,但在處理宗教內部事務、履行社會責任方面的功能未能充分發揮。
      1994年,國務院宗教事務局頒發的《宗教活動場所登記辦法》規定:“依法登記的宗教活動場所,根據《民法通則》的規定,具備法人條件的,同時辦理法人登記,并發給法人登記證書。宗教活動場所法人依法獨立享有民事權利和承擔民事責任。”部分省市的宗教活動場所據此辦法相繼取得了法人資格。在2008年拉薩“3·14” 事件后,當地有關部門雖為寺廟辦理了法人登記,但未發放法人證書。由此可見,我國宗教法規雖賦予部分宗教組織法人資格,但因法律依據等方面仍有不足,加之在實際管理中存在效用問題,宗教法人制度并未真正實行[4]。2004年《條例》規定,宗教活動場所的登記條件是具有一定建筑規模的固定場所供信教民眾用于宗教活動;一般有專門的教職人員主持各種活動,并負責管理宗教設施。盡管宗教組織按該規定成為法人的實質性條件已成熟,但是2004年《條例》及其配套的《宗教活動場所設立審批和登記辦法》未規定與宗教活動場所法人資格相關的內容。“在新《條例》實施的過程中,被解讀為‘宗教活動場所不再具有法人資格’,自此宗教活動場所的法律地位變得不明確。”[5] 雖然實踐中有些地方已開展宗教法人的登記工作,但是宗教法人的主體地位仍然模糊,賦予宗教活動場所法人地位的法律程序、宗教活動場所法定代表人及其產生方式、法人治理結構、財產權界定以及宗教團體關系等問題仍未解決。因此,我國宗教法人制度并未真正建立。
      隨著宗教參與社會生活的程度越來越深,涉及宗教的權益保護和行為規范問題越來越多。一方面,“在宗教活動中,各寺廟宮觀獨立核算,獨立享受權利承擔義務,獨立承擔民事責任,具有事實上的法人人格”[6] 。另一方面,由于宗教財產權的歸屬尚未得到法律確認,最終體現為對宗教活動場所財產的保護缺位和被濫用[7]。現實中普遍存在宗教團體、宗教活動場所和相關利益主體間的糾紛。此外,因宗教組織內部監管不力導致的諸多問題迫切需要健全宗教法人制度。例如,有些宗教活動場所的負責人家長作風盛行,肆意侵吞宗教場所財物,中飽私囊;有些宗教活動場所資金流向混亂;有些單位和個人侵占宗教活動場所的合法財產[8]。鑒于上述問題,近年來要求解決宗教組織特別是宗教活動場所法人資格問題的呼聲越來越高。我國宗教法人制度建設的探索實踐表明:“宗教治理的方向是逐漸放棄管理型取向,向以確權立法型為主,輔之以適度管制的混合型立法模式邁進。”[6] 為進一步規范宗教組織及其活動,維護宗教組織合法權益,建立健全宗教法人制度勢在必行。
      二、宗教法人制度建設的理論探討
      近年來,理論界結合我國法人制度建設的現狀和宗教法人登記實踐的需要,在借鑒其他國家經驗的基礎上,提出了諸多宗教組織法人類型的規制方案,主要有三種觀點。
      第一種觀點認為我國宗教活動場所可參照宗教團體法人登記的模式取得法人資格。其理由是宗教活動場所基本具備宗教團體法人的登記要件。雖然宗教活動場所本身并不包含社會組織的含義,但是2004年《條例》及其他宗教法規已明確將其列為宗教組織。因此,這一登記模式對以宗教活動場所為中心、不強調其作為人的集合體的宗教及民間宗教來說并無不可。以宗教活動場所為中心的宗教組織主要包括佛教的寺院、道教的宮觀、伊斯蘭教的清真寺、天主教的教堂會所以及其他民間宗教的廟宇。只有具備組織形態的宗教活動場所才屬于宗教組織。那些尚未移交宗教界,由文物、園林等部門占有管理的宗教活動場所,荒廢的寺觀及無具體管理人員的宗教設施如土地廟等,因缺乏相應的組織屬性,不能被視為宗教組織。
      第二種觀點主張把宗教活動場所界定為財團法人。其主要依據是宗教活動場所是具有捐贈性的“物”的集合。如梁彗星認為包括房產在內的一切宗教財產都屬于作為財團法人的宗教活動場所。理由是宗教財產是由各方捐助形成的,是捐助財產的集合,不是人的集合;將宗教財產所有權賦予作為宗教財團法人的寺廟宮觀,既符合捐助人的主觀意愿,也符合我國各種宗教的戒律;我國現行《民法通則》承認財團法人享有財產所有權[9]。由于我國現有法人制度中沒有財團法人這一類型,所以持這一主張的學者認為應修改現有法人類型、增設財團法人類型,采取社團法人和財團法人的分類模式,為不同類型的組織取得法人資格提供概括性指引[10];允許宗教組織根據自身需要,自由選擇登記為財團法人或社團法人。

    • 早教知識
    • 學習資源
    • 優美散文
    • 閱讀
    • 才藝
    • 教育
    • 智力開發
    南方网双色球综合分布图号码